Day 1

阿兵兔抽到東引的時候,兔媽大驚!她人在高雄,睡不著覺,四處打電話問問親朋好友,看誰有辦法扭轉乾坤。

阿兵兔抽到籤王之前,我一直都覺得到外島當兵是很遙遠的事情,是別人家的事情,聽到類似的故事總是一種事不關己的態度。看到弟弟要到外島當兵的簡訊時,先關掉簡訊,打電話給小貂。小貂在電話裡忍不住大哭,因為阿兵兔很沮喪,小貂只好要求自己堅強一點,先安慰阿兵兔

妮小兔也有些朋友在外島當兵,也認識自願調到外島去領加給的軍官。我其實覺得,外島也不錯,據說勤務不多,當然剛開始很難適應見不到女朋友的生活,但習慣之後唸書的時間很多。可是兔媽和小貂心情低落,講這個太不近人情。

Day 2

阿兵兔放假回到家,終於可以談談到外島當兵的事,阿兵兔和小貂心情已經平靜了許多,兩個人在批踢踢搜尋了很多關於東引軍旅的資訊,小貂說「東引也有7-11呢!」口氣有點俏皮。

兔媽不在家,不過我們知道她恐怕還在找關係,小貂淡淡說,其實不用啦,慢慢去接受這件事。

我回家的時候,阿兵兔的手機響了起來,關在房裡講了好久的電話,是兔媽。

阿兵兔回到客廳的時候,大家急急著「媽還好嗎?」

「還好啊,沒跟她講到幾句話,爸把電話搶走了」

「那爸呢?反應怎樣」這個男人很懷念軍旅生活,應該會希望兒子去外島好好磨練


「爸哭了」「邊罵邊哭,說這個政府真是無能,又罵髒話,情緒激動,就哭了,髒話夾著哭聲」


這是怎麼回事呢?這個常常提當年勇的班長,為了兒子在牽掛什麼呢?

「爸剛剛說要找關係」
阿兵兔的話還沒完,憂心地「他提到一個價碼」

「什麼?這東西有價碼」我的怒氣悄悄升起來


「他說十二萬,給立委,就可以調回本島」


妮小兔、兔小弟、小貂都安靜了幾秒

「你覺得有必要嗎?」我怯怯地問「你也知道,爸媽退休了,沒有收入...」十二萬是大錢,可是我不希望阿兵兔以為我要省錢,就把他推去外島。我不是省錢,實在是找關係喬事情在我的想法裡就是浪費錢。

「當然沒有必要啊!」
阿兵兔給了很明確地答案,小貂也搖頭。

我的手機響了,是JimnyDad,我沒心情甜言蜜語講熱線,速速報告一下家裡地情況。

「解鈴還須繫鈴人,現在你爸爸媽媽就擔心阿兵兔而已,所以要阿兵兔請她們放心才有用,別花冤枉錢,很多詐騙集團專騙役男家屬的。」JimnyDad很冷靜。

「我愛你,因為你愛我的家人、關心我的家人」我真的很依賴JimnyDad。


回到客廳,大家關心的不是阿兵兔去外島苦不苦了,其實現在役男都不苦。客廳裡是四個關心爸媽情緒的孩子。

JimnyDad說『解鈴還須繫鈴人』,所以你要好好跟爸媽談一談,讓他們不要擔心,而且要趁早,趁他們還沒對任何立委議員做承諾之前」

Day 3

我一早就搭火車去花蓮找JimnyDad了,我在火車上的時候,JimnyDad打電話給阿兵兔,講了些鼓勵他的話,這個男人,是真的關心我的家人呢。

Day 4

我回到台北的時候,阿兵兔和小貂更平靜了一點,或許更體諒彼此。兔爸媽的高雄之旅快結束了,面對面更清楚大家的態度。

其實嘛,聽別人的經驗,外島當兵不會特別累,在本島當兵也要看運氣,如果到很操的單位那也是另一種辛苦。外島累的是寂寞,阿兵兔抽到籤王的時候第一時間無法接受事實,可能給兔爸媽很驚慌的感覺。

「我也不覺得我們爸媽是特別寵溺小孩的父母啊,小時候把我們丟到別處生活也沒在怕,怎麼會輕易說出要拿十二萬給人關說的話?」「其實要見了面才知道他們的恐懼是什麼,是把外島當戰地呢?還是認為外島特別操?還是擔心別的」「了解他們的恐懼,我們才知道要怎麼讓他們安心」講這些話的時候,有種父母子女角色顛倒的感覺,本來嘛,該讓我們照顧他們了。

「你和爸媽通電話的時候,還有聽他們講什麼嗎?」

「沒有啦,爸就很激動,然後他叫我安撫小貂」阿兵兔瞄了小貂一眼,有種我們是一家人的感覺。

「那好吧,我們就明天再說」

Day 5

兔媽回到家,兔爸按好久以前訂下的計畫去三峽。阿兵兔送小貂回家。

「我看他去三峽,表示心中沒有罣礙了吧,如果還放不下心,今天就不會出門啦,表示爸爸有想開一點」

「我覺得啦....求人不如求己,沒有人會幫忙的啦」兔媽的聲音有點絕望。

「我告訴你,那不是你的骨肉,你們都不會懂,別人的小孩都無所謂」這...這位太太,你的骨肉也是我的弟弟啊,雖然我是真的覺得去外島不是大事。

「你們不懂,你們不懂,我第一天知道消息的時候真的是晴天霹靂,根本睡不著覺,一直打電話,但每個人都跟我說『你不要想太多啦,不要煩惱啦,現在當兵很輕鬆』根本大家都覺得無所謂」

「我要教妳,以後妳接到這種電話,絕對不要說『沒有你想的那麼嚴重』,妳懂嗎?對方聽不進去的,妳要說『好,我會盡力,我來想想看有什麼辦法』」

「可是,答應人又作不到,那是在敷衍啊」

「作的到作不到,那都是看人有沒有心」兔媽媽又激憤了一點,妮小兔有點被遷怒的委屈。

「那個誰誰誰,他親戚的小孩被調到外島的時候,他還不是把人家調回來了,結果,我問的時候,他就說沒辦法」兔媽連續講了幾個誰誰誰的事。

「不過,隔天我起床的時候,就冷靜一點了,別人的小孩也去外島啊」兔媽媽的菩薩心腸開始發作。

「那...妳這麼擔心,是因為妳覺得東引是戰地嗎?」

「對啊,那就和送小孩上戰場一樣,不捨啊」

妮小兔本來想接腔說,外島早就不是戰地啦,卻突然想到慾望之都裡的Louis,那個上伊拉克戰場的警察,此時爭辯不是重點,陪媽媽講話才是,讓她發洩她的不安。

我可以感覺到媽媽的煎熬,她一下想的開,一下想不開,一下覺得去外島很危險,一下又覺得其實現在當兵不辛苦。

阿兵兔回到玄關的時候,機車兔跑過去講悄悄話「你去跟媽談談啦,她情緒很複雜」

這個小弟弟,其實默默地關心。

本來,大家都很獨立的家庭,退休的人有退休的生活、大學生有大學生的日子、上班族有上班族的庸碌,現在都用一種很微妙的方式在意著對方的情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妮小兔 的頭像
妮小兔

I was born to love you 1♥1=4

妮小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