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小兔是口譯員,有些機會可以為政治人物口譯。阿兵兔入伍的那陣子剛好工作很忙碌,阿兵兔抽到外島籤的時候,兔媽很驚慌「妳打電話給XXX,請他想想辦法」。兔媽念了一串人名,裡面有妮小兔翻譯過的大人物、高層和政界大老。

妮小兔很為難,我只是口譯員,和服務對象只有一面之緣,開會的時候並肩坐,散會的時候「謝謝妳,很專業,希望下次還能合作,再見」。妮小兔不是大人物的助理或秘書,大人物拿了妮小兔的名片也不記得妮小兔的名字。

「妳的理由那麼多、藉口那麼多、顧慮那麼多,打個電話會要妳的肉嗎?又不是一定要人家幫什麼,妳先問問啊」兔媽發怒。

「妳能不能站我的立場想想?妳如果有骨肉,捨得他到前線嗎?」兔媽懇求。

「阿扁說要戒嚴了,妳快放下身段!」兔媽驚慌。

「妳為什麼沒有親情?沒有骨肉之情?那是妳的兄弟」兔媽不解。

妮小兔沒有打電話給大人物,打了電話給一個也在外島工作的軍官朋友,請他多多照顧阿兵兔。吾家有子初入伍,如果不能適應生活、調適心態,請多多開導。

阿兵兔寄回家的信有營長、連長、輔導長的電話。下班後聽到兔爸開門便說:「我今天打電話給他營長了,我說『我女兒是XXX的口譯員,她講的話就是XXX講的話,你知道嗎?』」

我........

我能理解兔爸兔媽對妮小兔很失望:一個女兒養那麼大了,作光鮮亮麗的工作,周遊在有權有勢或有錢的政治人物、大老闆、CEO之間,卻眼睜睜看著弟弟上戰場,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拿什麼去反駁?說我的工作不只是政治人物、大老闆、CEO,還有經費拮据的策展人?還是說那些政治人物、大老闆、CEO根本就不記得不知道我是誰。

我不是不幫忙,可是兔爸兔媽聽不懂「兒孫自有兒孫福」。阿兵兔失聯數週,我懷疑他如果知道兔爸兔媽這樣奔走、動員所有關係會有什麼感受?

我不懂,究竟是阿兵兔生活太苦所以提出要求,還是兔爸兔媽捨不得兒子受苦?

如果是兔爸兔媽捨不得,那他們真是一對我不認識的父母,過度保護又過度恐懼。

如果是阿兵兔要求爸媽奔走,那他真是一個陌生的弟弟,為什麼要幻想在遠方的父母有能力或有關係可以改變他的軍旅生活呢?我們的父母不從政也不經商,現在就是兩個退休的老伴。

我希望,你是一個有責任感和抗壓性的人。


其實有點擔心,寫這一篇,會不會讓人看不下去,好像是過度保護的父母和懦弱的兒子。我只是,有些理不出的想法必須靠文字來整理。很多觀感是我個人的牢騷...
創作者介紹

I was born to love you 1♥1=4

妮小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