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之前在新聞畫面中看過雪梨熄燈一小時的活動,不是完全的黑暗,道路照明及必需的照明設備還是會保留,只是公司行號、政府機關和住家熄燈。看整座城市逐漸變暗的畫面讓小兔全身起雞皮疙瘩,看到群眾集體將意念化為行動的過程是很感人的。

今年,從Carol媽媽那裡得知3月29日晚上8點關燈一小時的活動,那時候已經要準備出發去苗栗大湖玩了,所以打開連結之後,只能稍微瞄一下就出發。不過我一看到首頁就愛上這個活動,而且了解為什麼這麼多人會共襄盛舉。首頁有一句話【2007年,關燈一小時是雪梨人的活動;2008年,關燈一小時是地球人的活動。】這個網站充分發揮web 2.0的精神,每個人都可以把自己的創意回饋到網站上。關燈一小時要做什麼呢?大家都可以想一想,好的創意可以和大家分享,更好的創意可以互相PK。

Under candle light for an hour


大部份人想到關燈,都選擇點蠟燭。很多人上傳了蠟燭的照片到Earth Hour網站。本來妮小兔也想八點的時候我們在民宿,如果要關燈一小時要做什麼呢?當然這活動只講到關燈,所以這一小時如果在民宿房間看DVD也是可以,可是,真正的精神是要節約能源吧~如果關燈看電影好像不算符合這活動的宗旨。(如果是這樣那我每天都馬可以說我睡覺的時候都在參加關燈救地球的活動)

JimnyDad在火車上說,我們可以看星星~這個不錯,不耗電,也不用任何能源。

很多人選擇關掉家中的電源,到戶外去,感受集體意志的偉大。
▼紐約時代廣場的巨型可口可樂電子看板也在八點的時候暗下來,這是網友貼的照片。
Coke Times Square goes Dark for Earth Hour

▼這是熄燈前的多倫多

▼這是參加Earth Hour的多倫多


巴黎鐵塔也熄燈一小時,不曉得鐵塔下接吻的人潮是不是多一點?

還有我們的鄰國,泰國,也加入了這個活動。曼谷在八點的時候變暗了。



我有點好奇,這些大城市,是誰提議要參加Earth Hour的活動?要參加這個活動又需要哪些程序?需要市議會同意?還是要市長登高一呼?還是?難道是?市民的力量?

這個活動要受到網民的注意並不難,特別是連Google都幫忙宣傳,可是從大家在世界各地不同角落分別熄一盞燈,發展到整座城市黯淡一小時,中間需要什麼力量?換句話說,台灣或台北還需要什麼,才能加入明年的Earth Hour

我一直想反求諸己,或許我有點天真,但我一直在想,或許就是那個我不敢相信的市民的力量,或許就是web 2.0的力量。台灣政府不是不關心環境議題、或節能議題,只是做法有點蠢,譬如說在政府機關貼海報,請大家夏天不要穿西裝打領帶,襯衫就好,這樣就不會熱,冷氣就不用開太強。^^∥ 小兔常到政府機關作口譯,確實看到宣導不要穿西裝打領帶的海報。

就小兔的理解,Web 2.0的精髓在於網站主人不但透過網路提供訊息給訪客,訪客也可以透過各種互動的方式影響網站的主人,譬如說,要求部落格格主多寫幾篇食記、或美妝分享文、或育兒心得。Earth Hour就是用這個精神,獲得愈來愈多人的迴響與支持,逐漸擴大活動的規模。

或許,我們只是要相信我們有市民的力量。相信我們既然有能力選市長,就有能力邀請他共襄盛舉。或許,我們只是要相信我們有消費者的力量。我們既然相信某些企業宣稱是綠色企業,就有能力要求他執行綠色企業的企業責任。

不過,我也不完全是那麼樂觀啦。我悲觀的部份,譬如說,我覺得寫信給巴黎、多倫多、曼谷市政府問他們經過哪些程序才把活動搞大,得到回信的時間會比我問台北市政府有沒有打算參加下一次活動的時間要短。

常常做政府機關的口譯,老是講台灣被排擠在國際社會之外,其實很多時候,國際社會的大門開著,鑰匙在我們手上,也不需要別人給。

話說回來,參加這一類活動「應該」不需要依賴公權的力量,3月29日是星期六,本來聯合行政大樓、交通部大樓、各區公所都是暗的嘛...小兔妳到底想怎樣?還要市長前一天叮嚀公務人員星期六記得關燈嗎?我常這樣正面想、反面想,結果把自己的腦筋打成一個大結。後來我想到了,是翻譯的力量!!!!!

小兔這麼喜歡做翻譯,不管是筆譯或是口譯,是因為翻譯有改變社會的力量。翻譯理論裡有一門和社會學結合在一起,大致的精神是:在一個封閉的社會裡,各種文本之間的互動是比較僵硬的,熱門的文本長期都很熱門,冷門的就一直很冷門。但翻譯會為這封閉的社會介紹新的文本,而改變這社會裡文本之間的互動。以台灣的出版來說,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哈利波特。在哈利波特被翻譯出版之前,台灣的奇幻文學沒有很受重視,或很少人注意到,但哈利波特大暢銷之後,奇幻文學「幾乎」變成兒童文學和青少年文學的主流,像小兔上禮拜去敦南誠品的兒童書館,就發現一入門的最大的展示架上全是小天下出版的魔幻樹屋系列,魔幻樹屋從我小時候就有了,幾年前小兔講故事的時候也很愛說,不過這樣全系列翻譯、出版、宣傳、熱賣,恐怕也是哈利波特的影響。比較成熟的例子,則像是台灣認識女性主義、性別政治、同志文學也全部都要靠翻譯。翻譯會先介紹外來文本,顛覆一個社會內各文本的階級,再誘發本土作者將外來文本本土化,譬如說現在台灣也有本土的奇幻文學作家。

所以,目前的結論是:如果需要公權的力量,那不是要市長呼籲公務人員星期六要關燈,而是公權應該窮盡宣傳的方式,提高市民對環境議題的關懷與重視。

小兔寫這一篇的時候,全世界的3月29日都過完了,算是徹底的逾期。但這活動的重點在於他的精神,關燈一小時不一定要選在3月29日,每一天都可以為地球、為環境做一點點小小的改變,或者花一小時想想,怎麼樣凝聚集體的意志,因為,我還沒有明確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I was born to love you 1♥1=4

妮小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