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度
  • Apr 22 Tue 2008 21:18
  • 慈悲

▲ 圖片來源:茉莉

其實我寫兔媽的動機有點...
這該怎麼說呢
兔媽退休之後開始上佛學院,我們家以前是沒有宗教信仰的,有拜祖先,但不算道教也不算佛教,只能算飲水思源。兔爸兔媽上課回來會和我們分享,但不強迫我們也上課或拜佛。

我因為上班,機車兔因為上課,阿兵兔因為當兵的關係,我們家不是每天都聚在一起吃飯。兔媽有時候會刻意找我和機車兔上館子,有一天她說「佛家說『一期一會』,表示人生無常,要把每一天當作最後一天,每一次見面當作最後一次見面,才會珍惜」

這個說法我也聽過,要把握時間、但由兔媽說出來讓我有點難過,有點感傷。

小兔愛看親子部落格,也一直很想生個女兒,只是還沒結婚就是了
不過親子部落格大部分都是以【記錄下一代】為基礎,比較少部落客寫到上一代。

兔媽雖然念佛,但是碰到了「愛」就很難心無雜念,阿兵兔剛去外島當兵的時候她變得很脆弱,沒想到我爸更脆弱,她愛我弟也愛我爸,就只好時而心疼時而ㄍㄧㄥ

就是那一陣子,決定要寫一些家裡的事情,開了【站崗的兔仔

嗯...這一篇文章寫到這裡口氣都有點悲情,不如就一口氣寫一些催淚的事情吧。

站崗的兔仔裡寫的是阿兵兔剛確定要去外島當兵的那幾天,其實事情發生的很快,他抽籤之後放了幾天假,假放完,就去東引了。去了東引,就失聯了,東引的兵不能帶手機,軍官可以,但兵不可以。其實這樣不好,因為詐騙集團很容易找上這些家長,而家長又沒辦法在第一時間求證。

兔弟在東引待了兩個半月之後終於要放假了,大概在放假前五天就打電話回家講船期,兔爸問他要不要去港口接,阿兵兔說不用,他有些同僚也住這附近,會一起搭車。


▲圖片來源:Google【兵】,結果被帶去以愛之名~鐵道旁的驚歎號!!-天使在我家

就在預定搭船的前一天,兔媽傍晚接到一通電話
「我是阿兵兔的學長,請問阿兵兔到了嗎?」
「沒有捏,他是明天的船啊,現在不是應該在東引嗎?」
「喔,不是,今天早上名單有些調整,所以他臨時提早一天上船」「他被通知的時候正在出任務,所以也是臨時去搭船,但是他鑰匙沒有回給部隊,大概放在衣服裡一起搭船了,這是大摟子,請他到家的時候務必跟我連絡,找個辦法把鑰匙拿回來,否則大家都會被處分」
「哇,那就糟糕了」

兔媽打電話給兔爸,算算時間開車到基隆港應該剛好趕上船入港,那天傍晚天很暗、雨很細,兩個人就出發了。事情發展到這時候,妮小兔都不知情。

晚上八點半,兔媽打電話回家,他們已經在基隆港待了兩小時,兔媽問我「阿兵兔回來了嗎?」
「怎麼可能~~妳忘囉,他是明天的船」
「不是啦」兔媽把事情講一遍
「什麼?那你們兩個就跑過去基隆港喔」「船到了嗎?」
「到了,可是沒看到阿兵兔」
「那你們先回來吧」
「再等一下好了,有些人還沒下船」

晚上十點,妮小兔打給兔媽「你們不會還在港口吧」
「對啊」
「不要等了啦,趕快回來,搞不好他在東引的港口就被攔住了,有其他人發現鑰匙的事,他就依原計畫搭明天的船啊」
兔媽意興闌珊「是這樣嗎?那我跟爸爸說,我們回去吧」

我才剛掛電話,阿兵兔就進門了
「你搞什麼啊你?」
阿兵兔想家想了兩個多月,一進門就被我罵一頓,而且還一頭霧水。
「我是臨時通知要上船的啊,我同梯幫我帶行李到港口,我鑰匙早在港口就請別人帶回去了,一定是我學長不曉得,我問問看他到底拿到鑰匙了沒有」阿兵兔連絡部隊之後說「可是,爸媽怎麼會就衝到港口了呢,這樣超危險的,要是詐騙集團打給他們,他們就上當了」

我原本以為兔爸兔媽奔忙一趟之後,回到家會有很多話想說,但他們臉上累累的,也沒說什麼,就睡了。隔天照樣依早起來去上佛學院的課。

阿兵兔一次放假放大概三個禮拜,剛開始兔媽都沒提這件事,大概到了第二個禮拜,她說,那晚在港口,雨一直下不停,她撐著傘,阿兵哥又全部戴上帽子,排成很多行,她根本看不到人,也認不出來。後來心急,有偷偷哭一點點,視線就更差了。她說,每一個小兵看起來都很可愛啊,天真的大男孩,當初一直捨不得阿兵兔到外島,希望動用關係把他調回本島,但看到這些可愛的小朋友,她就想,如果阿兵兔調回來,那個位子也是要有人去補,那也是一個小男孩,也是某個父母的心在疼。

那天從基隆回台北的路上,兔爸兔媽對阿兵兔去外島的事情就釋懷了很多。

兔媽和她的小兔仔:
兔媽和機車兔
兔媽和妮小兔
兔媽和JimnyDa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妮小兔 的頭像
妮小兔

I was born to love you 1♥1=4

妮小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pring
  • 再看下去我可能會成為兔媽的粉絲,因為捨不得別家的大男孩的心好柔軟、好溫暖。

    我老公年紀很大才去當兵,當初抽籤抽到"北高指揮部",大家都沒啥反應,反正是去當軍官,到哪不都一樣,雖然沒高鐵,坐車也不會太麻煩吧! 沒想到...

    ~~~北竿高登指揮部
  • 北竿啊~~好拚啊

    阿兵兔年紀也很大了,因為他念完研究所才去的,他的名字裡有個柏,大家都叫他小柏老師(那個毒舌派的小松小柏),可能因為他是年紀最大的、也是學歷最高的

    我先代替兔媽感謝綺媽咪的支持喔~

    不過其實兔媽是花很多時間、很多精神才調適過來的,剛開始她也是陷在【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兒子】的地獄裡很久,進入那種思維之後,通常都很難放開。兔爸兔媽經常住宿在佛學院裡,可是休息時間還是拿著手機四處打電話請託,連老師和住持都說他們放不下,不過,親情本來就是塵緣裡面最難放下的啊,所以老師也沒逼他們,順著他們去忙,到最後發現是定局就死心了。

    走過那一段之後,兔媽說現在老師和同學還是經常問起阿兵兔在外島過的好不好,她都很不好意思。

    兔爸則像是失憶一樣,忘記他也曾經為此忙碌,現在被問起反而很瀟灑的說【男生嘛,就是要磨才會變男人啊】

    ﹦﹦﹦﹦﹦﹦﹦﹦﹦﹦﹦﹦﹦﹦﹦﹦﹦
    所以綺媽咪也陪過當兵的那段日子囉,幾個月才見一次面,好辛苦哦

    我現在常常叫阿兵兔珍惜他女朋友

    妮小兔 於 2008/04/23 00:27 回覆

  • ReneeLing
  • 我講的兔爸兔媽之前的情緒在這篇:
    http://blog.pixnet.net/ReneeLing/post/10502791

    其實我還滿想把這篇投稿到某種新兵家長會看到的刊物,我想兔爸兔媽的心路歷程可以給很多新兵家長參考,只是世界上好像沒有這種刊物。
  • 星星
  • 我小弟之前也是在東引當兵
  • 我也覺得很多人去外島當兵
    但大概我們家的反應最戲劇化吧~~~

    ----題外話----
    我覺得美一天看小星星我都好開心哦
    看著小星星長大耶~
    小星星的眼睛真漂亮

    妮小兔 於 2008/05/08 16: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