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對我來說,是一個比較催淚的回憶。轉換心情,來一篇比較輕鬆的吧,這是我把JimnyDad介紹給兔爸的故事。

JimnyDad先和兔媽見過面,那一陣子兔媽隱約感覺出來我交新朋友了,也有一點點不放心,只是沒說。我跟JimnyDad說,所以他提議和兔媽見一面。我們三個去喝咖啡,JimnyDad說那天我在咖啡廳完全被打回原形,看起來好像只有五歲,很緊張。

我一直藉故離席,不是去洗手、上廁所、就是幫他們加水,我只聽到JimnyDad說他一定不會欺負我,請兔媽放心,說他會給兔媽連絡方式,包括工作地點的連絡方式,如果妮小兔受了欺負,兔媽有很多管道可以訴諸正義。

兔媽那天也沒下結論,見了面之後也沒說他是個好人或什麼的。

大概過了半年,妮小兔才讓JimnyDad和兔爸見面。那天是一個古蹟的修復竣工典禮,小兔去做口譯,也找兔爸兔媽去「觀光」,邀兔爸「看完古蹟就一起吃飯吧」

我們中午去兄弟飯店吃飲茶,那時候兔爸兔媽還沒吃素,JimnyDad沒吃過廣式飲茶。我們點一些小點和大菜,小點像燒賣,一送上來兔媽就分一分,一人一顆。大菜一送上來,像烤白菜或翡翠羹,兔媽也說「分一分,大家一起吃」。剛開始講話都有一搭沒一搭的,不至於尷尬,可是就不是很自然。

後來上了一道「荷葉飯」,這時候大家都八分飽了,兔媽就對JimnyDad說「你直接吃吧」

JimnyDad就夾起「一整塊」荷葉飯,連荷葉都沒拆開,就往嘴裡送。
兔爸兔媽同時叫「ㄟ!!!!!!!!!!」
我在旁邊說「荷葉要拆開啊」
JimnyDad一臉困惑的說「可是你媽媽叫我『直接吃啊』」

兔爸忍不住笑出來,我說「荷葉飯就像粽子嘛,葉子當然要拆開的啊」
JimnyDad說「我以為這葉子蒸爛了,是可以吃的,或像生菜夾蝦鬆,菜也是可以吃的」
兔媽說「我的意思是不要分了,你『直接』吃吧」
兔爸已經不管了,他從此對JimnyDad的印象就是【老實】【直率】
JimnyDad則從此愛上了港式飲茶和茶水攤

▼荷葉飯正確的食用方式:

 

兔媽和她的小兔仔:
兔媽和阿兵兔
兔媽和機車兔
兔媽和妮小兔

創作者介紹

I was born to love you 1♥1=4

妮小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