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白頭宮女話當年的感覺。

小兔其實一直不太敢回想在英國愛丁堡的歲月。那時候一個人在英國,家裡發生了很多事我都不曉得,我就很天真很單純很自閉地過我的留學生生活。我的開心我的難過我的驚奇我的感受我的世界就以這個英國古城為中心旋轉。等我回到台灣,世界都變了。

兔爸兔媽因為景氣差加上科技進步太快,強迫被歸類為夕陽產業,撐不了多久又被市場強迫退休。我赫然發現我是老大卻是家裡最後一個留學生了。如果機車兔和阿兵兔要出國唸書,非拿獎學金不可,家裡已經沒辦法供應了。

小兔當時的男朋友也變了,他在等我,我在等他,但我們等到的都不是原來的那個人。

為了適應台灣的步調,英國的生活我漸漸就不提了。提起來,就覺得對家裡虧欠。

幾個月前,我感覺到冥冥之中有股力量要把我和愛丁堡重新連在一起。(我實在是受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影響太深,動不動就可以感受到宇宙的力量)有間出版社邀我翻譯一本小說,場景就定在愛丁堡,女主角的生活重心就在我以前住的小房子的隔壁巷子。然後我又意外闖進旅店浪人的部落格,他那篇文章在介紹愛丁堡的城堡,距離我家只有1.5分鐘的路程。

部落客很多,我刻意不看留學生或旅居英國部落客的生活。我有時候氣自己,明明帶了電腦也帶了數位相機,怎麼沒記錄下當時的生活,只能羨哪妒啊。

前幾天和幾個小學弟學妹聊天,兩個要去荷蘭,一個要去比利時。我意外發現自己講起愛丁堡的時候臉上有笑眼中有神。我真的愛,我愛我的小房間,我愛我廚房裡的那片海,我愛夏日十點才下山的黃昏。我花了兩三年時間否認,但我真的愛那古城。

「兔,你那時候有沒有寫blog?」學妹很好奇。
「沒有耶,好可惜」
「對啊,可是你今天跟我們講的很有趣」
或許,我該趁回憶還鮮明多寫一點,我人不在那裡又有什麼關係,我的足跡一直在那裡。



拍這張照片時,我只是把相機放在我家廚房的窗台,按下快門而已。
這是個怎麼拍都美的城市

大きな - Ken Hirai
創作者介紹

I was born to love you 1♥1=4

妮小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