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度

Annie一直是我和愛丁堡的聯繫,有Annie的部落格我才能稍稍記得我也曾經在那座美麗的城市生活過。離開愛丁堡的那個夏天,整做程式都因為藝術節而熱鬧著,街上多了許多小販,其中幾個攤子是幫人綁鮮豔的辮子。小兔也去綁了一隻,如左圖,這張照片拍的不好,所以縮小處理。回到台灣後,我的回憶全存在這束辮子裡,捨不得剪。第一次去修剪瀏海的時候,設計師問我辮子怎麼辦。
【留著啊!】我想都不用想。
設計師不說話,我要走的時候,他說【還可以再留一個多月,不過,超過兩個月的話你那撮會禿掉哦】
小兔最容易受心裡作用影響,那整個月都覺得頭頂真的禿一塊。



那一個月,小兔一直幫自己做心裡建設,遲早要剪的,遲早要剪的。
剪下去的時候,心裡很涼,好像不只是少了一撮頭髮。
回家的路上一直想一直想,原來是我剪掉了我身上最後一寸愛丁堡。

現在,我和愛丁堡的聯繫就依賴Annie了。
以上,都和這篇文章無關,只是突然思念大發。

今天又想再虛擬世界裡返鄉,所以跑到Annie家去看愛丁堡的照片,才發現Annie家掛了一張串聯貼紙


最近小兔接政府機關的口譯案子的時候也慢慢發現局勢在改變,有一天做完口譯之後承辦人告訴我,【妳的譯文裡面好像太多Taiwan了吼,妳有沒有覺得?】

我當下沒回答,我實在沒印象。從那天之後小兔變得比以前更謹慎。
如果中文說我國,那我英文就用my country,
如果中文說台灣,我英文就用Taiwan,
如果中文說中華民國,我英文就用the Republic of China

但是英文講者說話的時候呢
他說 Taiwan 我要翻成台灣嗎?
問題是很少英文講者會說 the Republic of China 啊

還有一個問題,以前民進黨政府比較直接
台灣就是台灣,中國就是中國,要講成大陸也可以,或中國大陸。但講中國一定在場的台灣人和外國人都知道是指海峽左邊的那塊。

現在中譯英沒問題,英譯中不能照字面
英文說Taiwan,中文說中華民國
英文說China,中文說中共

職業、專業不去提的話,私底下,老實說,我還真是不習慣。為了專業我當然可以做到承辦人的要求,但是我講中華民國真的講不順,我覺得聽眾的負擔也很大,因為the republic of china 和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對聽眾來說實在太接近了,一恍神就會在狀況外,我看其他口譯員最後都用 roc 和 prc,我刻意都用小寫是因為對聽眾來說,聽英文沒有大小寫的區別。

昨天打開電視,轉台之間瞄到一行字,是電視新聞或談話節目的標題,類似【愛台十二建設?愛華十二建設?】

對我來說,Taiwan 和 Taiwanese 真的是比較能代表我的字,也才能在英語世界中讓英語讀者或聽眾立刻知道我到底在講誰。不過,這都是我個人的立場,基本上,口譯員在會議中是中立的。 
創作者介紹

I was born to love you 1♥1=4

妮小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