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度

上個禮拜,一位朋友的朋友說要找我聊聊,因為她想加入翻譯的行列。於是妮小兔就陪她去喝喝咖啡、聊聊經驗。後來聊到她對「翻譯」這份工作的期待時,小兔就忍不住提醒她,不要對這個行業的收入有太不切實際的期待。大概是我在聊工作經驗的時候也有反覆提到做筆譯口譯工作收入都不高,她忍不住問我:妳為什麼一直說翻譯的收入不高?

因為收入的確是不太高啊,筆譯收入不高這點我想大家都曉得,不曉得的話Google一下也知道,口譯工作大家可能會因為一些報導誤以為收入很高。其實口譯工作「單位時薪」是滿高的,根據小兔、同事、和大部分報章媒體的報導,一日收入是可以超過一萬元。

但這不表示一日收入一萬元,一個月就可以賺三十萬元。以小兔的實力和個性來說,我每接一場口譯都希望能夠做足準備,最理想的狀況是我有一週的時間來準備一場口譯,事前收集資料、了解講者、製作詞彙對照表,這些工作都很重要,因為口譯員工作的環境其實是個毫無資源的環境,沒時間查單字、沒辦法問問題、當然沒聽清楚的話也不可能請講者倒帶重講一遍,因為嚴重缺乏資源,所以事前就要準備各項資源,才能盡量確保工作順利。像我這樣的個性,說緊張兮兮也好,說是自我要求極高也好,除非連續幾場會議的主題都很接近,可以一起準備資料,否則我是不會多接案子的。

對小兔而言,一場會議如果做的好,會場中三四百名聽眾都可能變成客戶,如果小兔的翻譯清晰易懂又精準明確流暢,不但自己有成就感,走出會場也會有很多人索取名片。如果做不好,會場中三四百名聽眾就是三四百道牆,將來道哪裡去接案子都可能被推掉。所以我寧可收入少一點,每一場都盡力,也不要為了多賺點錢多接點案子結果每一場準備的時間都不夠。

大概因為小兔打安全牌,所以目前做過的案子大家都挺滿意的,聽眾滿意,會議承辦人滿意,講者也滿意,雖然錢賺不多,但是每次承辦人和我聯絡的時候我都可以感覺到他們對我的信賴,這也讓我很開心。

筆譯的收入呢?小兔的費率在譯者之間已經算是高的了,但是單純靠筆譯的收入要養活自己還是有點難度。這兩天我對這點就很有心得。

前幾天小兔很閒,我看我的的同事奶茶迷在翻一本書翻的很辛苦,就問她要不要幫忙。她那本書是英文要翻中文,可是作者引用了一位中國哲學家的概念,根據拼音,這位哲學家就是老子,那作者引用的這個概念當然是用英文寫的啊,台灣的譯者常見的處理方法有兩種,一種是「英翻中」反正倒推回中文就對了。另一種是找出中文原文是怎麼寫的。譬如說,如果一本英文書裡寫了A Chinese educator once said that it is a pleasure to receive friends visiting from afar,第一種譯者就會寫一位中國教育家說「接待遠方來的朋友讓人很開心」第二種譯者則寫「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小兔個人是比較偏好第二種啦,但是有時候也要和出版社溝通,以出版社的意見為準。好啦,奶茶迷的那本書裡就引用了老子的觀念,寫了兩行,既然原作者都標出來了,小兔和奶茶迷都傾向找出原作者的原始句,小兔說要幫忙時,奶茶迷從包包中掏出道德經,原來她自己已經讀過一遍了,只是沒找到這句英文是對應到哪一句。小兔反正也是閒著,就幫她找,道德經很短,第一遍看完也是沒頭緒,第二遍看的時候,找到了,原始句是「見小曰明」。

就這樣啊,花了20分鐘,把兩行英文譯為「見小曰明」,我和奶茶迷開玩笑說,一個字一塊錢的話,我20分鐘替你賺了4塊錢,平均時薪是12元,而且我們兩個還要五五分帳,筆譯工作真是不值錢。

開玩笑歸開玩笑,筆譯工作可真的不值錢,在出版界來說,一字一元還算多的,一字0.3元還是有很多華僑ABC、外文系大學生要搶著做,但我懷疑他們有沒有耐心去找出「見小曰明」。

另外一個例子是,小兔一直都在幫一些機構製作英文網頁,不是做網頁設計,就只是負責把中文網站內容都譯為英文。前幾天,對方送來一串名單要翻譯,是他們上次策展的參展人員、助理、及工作同仁。這種工作也是飽受誤解,大家都想說,翻名單,很容易吧,又不需要什麼文筆流暢還是中英文理解度甚佳,可是啊,像小兔這樣龜毛的人,翻名單比翻譯論文還花時間。

首先,小兔絕對不會拿到名單就一股腦全部用拼音一次解決,要是這些人曾經在國際場合出現,已經有固定英文拼法或是固定用某個英文名字出席,那小兔一定會Google出來,尊重既用的名字。事實上就是很多人的名字不是漢語拼音也不是通用拼音也不是羅馬拼音,但是已經用了,小兔一定會尊重,像是霍守業的守是Shoou 或陳唐山的陳是Tan,這不但是一種尊重,也是方便英語讀者認人。讓我舉另一個例子來說明,小兔最不喜歡大家在介紹台灣人的事後故意用英文腔來念名字,譬如說

這是王主任,可是介紹的時候說Director Wang(望)
或這是呂教授,說成Professor Lu(陸)

妳說當場這個英文來賓還是會記得Lu就是呂教授,Wang就是王主任啊,可是要是這位來賓明天到了另一個單位說,我昨天已經拜會Lu教授和Wang主任,那第二天這個單位要是不曉得他前一天的行程的話,哪曉得他是見了哪位陸教授還是汪主任呢?

小兔很堅持人名地名,只要用中文發音就絕對不用英文腔的中文來念,像是把Taichung(台中)念成胎衝,Yilan(宜蘭)念成依爛,Hualien(花蓮)念成花練...這些都是小兔盡力避免的事。至於台北,大家已經習慣在英文裡面直接念成胎沛,我就不去計較了。但人名啊,人名我真的完全不能接受把百家姓全部都念成四聲啦。像小兔之前曾經連續陪一位訪賓在台灣五六天,她這五六天之內一天安排兩三場訪問的話,總共要拜會超過十五個單位。大家都喜歡看到講英文的人把自己和同事的姓念成四聲,真的給她造成很多困擾。

單位一,何組長自我介紹說,我是Ho(厚)
到了單位二,她說我剛剛見過霍組長
單位二說,誰是霍組長啊,只好猜半天,胡嗎?賀嗎?何嗎?
這種例子不勝枚舉,吳念霧,王念望,陳念欠,蕭念校,黃念晃

阿,離題了離題了,重點是,只要這個人之前已經用英文名字出現在國際場合,小兔就會沿用,不會再替他創造第二個英文名字來混淆英語讀者。名字要花時間查,職稱當然也要查。像是校長的英文有很多,校長可以是principal, president, superintendent等等,所以小兔也會到那間學校的網站去查查學校的既定用法。

所以,翻譯名單雖然不需要文筆,但是觀念正確細心的譯者也是要花很多時間,如果算成字數,再乘上每個字的單價,那時薪也是少的可憐。

剛剛說過,每字單價只有小兔三成的譯者多的是,對他們來說,就是要用時間換取金錢,因為每一份稿件的稿費不高,所以接進來之後要儘快丟出去,再接下一件,我就不覺得他們有時間和耐心去一個個慢慢查。導致什麼結果呢?導致中華電信董事長賀陳旦先生有好多個英文名字啊

賀陳旦先生到底姓什麼呢?姓賀?還是複姓賀陳?

如果他姓賀,那是固定為Ho ChenTan還是ChenTan Ho
如果他姓賀陳,那是寫成HoChen Tan還是Tan HoChen

我就看過一頭霧水的外賓稱賀陳旦先生為「譚先生」,不意外吧,因為他看到的是Mr. Tan HoChen啊

賀陳旦先生到底姓什麼呢?大家來查一查吧,看你們花了多少時間,再用一個字一塊錢去算,大家就可以體驗一下譯者的時薪有多低嚕!

因為這些經驗,過去小兔碰到一些對翻譯工作抱有幻想的人總是忍不住潑點冷水,而且我邊潑還會邊心裡想,我這是為你好,免得你到時候幻想破滅。但後來小兔轉念了,每個人的發展都不一樣,再怎麼冷門的行業也有人賺大錢,再怎麼熱門的行業也有人做不起來。我雖然是分享些實際的狀況,但是我必須要在告知現實和唱衰人家之間取得一個平衡。像小兔在接口譯時打安全牌或許在其他口譯員眼中是事業企圖心不夠強烈。所以那天喝咖啡的時候,小兔只有點到為止。

總之,找到喜愛的工作最重要!

看其他譯者的經驗談

三腳貓翻譯甘苦談—入門基礎篇

勤於上網的譯者何處尋?


譯者甘苦談
創作者介紹

I was born to love you 1♥1=4

妮小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pring琦媽咪
  • 小兔,我也要一張名片
  • 好啊
    給我琦媽咪的email吧
    我寄張電子版名片給妳

    妮小兔 於 2008/07/01 12:20 回覆

  • 悄悄話
  • annie097
  • 辛苦了..

    每個工作都有它辛苦的地方,但往往在其外的人,總是只看到最亮眼的一面。
    妳的客戶一定都很信賴妳喔。

    我喜歡妳說的:

    對小兔而言,一場會議如果做的好,會場中三四百名聽眾都可能變成客戶,如果小兔的翻譯清晰易懂又精準明確流暢,不但自己有成就感,走出會場也會有很多人索取名片。如果做不好,會場中三四百名聽眾就是三四百道牆,將來道哪裡去接案子都可能被推掉。
  • 你喜歡的那一點,是我已經完全投入口譯工作之後才得到的心得。
    其實我在還沒進這行之前,也是以為口譯員的工作可以衝到一個月三十萬.....
    雖然我目前的薪水不高,但是我很喜歡做翻譯,所以還算樂在其中。要是自認語言能力很好,對翻譯沒有特別的興趣或熱情,以為進這一行可以賺大錢,我就會稍微潑一點點冷水。

    不過我寫完這篇又想到強者我學長就很拼,要找他做口譯的話要排隊排到明年下半年了。他是既優秀又認真又上進的那一型,所以我才很技巧地在文章的開頭說【以小兔的實力和個性而言...】因為實力堅強又熱愛賺錢的口譯員其實也可以有很高的收入

    妮小兔 於 2008/07/04 17: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