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安站在床邊看著媽媽穿衣服,他指著素色的裙子說;「媽媽,新的?」
媽媽點點頭;「是,是新的。」
安安讚許地說;「很漂亮!」
作母親的停止了手的動作,驚異地望著那剛滿兩歲的小孩,心裡在想:老天,這小人兒在跟我「聊天」哪,用他僅有的辭彙。
爸爸走進臥房來,小人喜孜孜地跑過去,拉著他的大手,指指媽媽的裙子:「爸爸,Schau neue, schon」他在用德語說:「你看,新的,很漂亮。」
龍應台2005,〈那是什麼〉,《孩子你慢慢來》。台北:時報文化,頁26。


媽媽想起臨別時安安嘔心瀝血的哭喊、淒慘的哀求:「媽媽──安安也要──進城去──買書」
臉頰上還有眼淚的痕跡;這一場痛苦的久別畢竟只是前前後後六個小時。
媽媽牽著嫩嫩的小手,走向家門,一邊輕聲問:「寶貝,媽媽不在的時候,你做了什麼?」
其實不問也知道:吃午餐、玩汽車、與保姆格鬥著不上廁所、到花園裡去採黑草莓、騎三輪車、溼了褲子......。
可是這小孩平靜地回答:「我想事情。」
媽媽差點噗嗤笑了出來──兩歲半的小孩「想事情」?偷眼看看小男孩那莊重的神色,媽媽不敢輕率,忍住笑,問他:「你想什麼事情?」
「嗯」──小男孩莊重地回答:「我想,沒有媽媽,怎麼辦。」
媽媽一怔,停了腳步,確定自己不曾聽錯之後,蹲下來,凝視孩子的眼睛。安安平靜地望著媽媽,好像剛剛說了「媽我口渴」一樣地尋常。
龍應台2005,〈他的名字叫作「人」〉,《孩子你慢慢來》。台北:時報文化,頁64。



這一個多月,《親愛的安德烈》打書打得很凶,從書還沒有上市我就收到天下的預告信,到後來天下和博客來的電子信強力放送,昨天路過敦南誠品的時候看到新光大樓也有大大的看板。我剛開始好奇超想買,可是看到這本書躺在誠品書架上的時候又不敢翻了。除了《孩子你慢慢來》,我一直沒追蹤安安和飛飛的成長,什麼?那個小華安二十一歲啦,原來他只跟我差四歲呀!他要獨立,他要去哪裡?我根本不曉得這三年有個安德烈專欄。一個關心文化評論、關心女性主義的媽媽,很開心地很甘心地被寶寶的一顰一笑牽制,我突然不敢去看這一本新書裡要講的封閉的兩代關係。

小兔的讀書心得

 


♫推薦適合小學童的國語書∮
♫簡媜說∮
聽故事:多早多晚都可以
語言能力的發展
妮小兔沒錢買書單
那些事—安潔莉娜.裘莉親善大使日記
噹!我們同在一起
Again
女農討山誌:一個女子與土地的深情記事

創作者介紹

I was born to love you 1♥1=4

妮小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